我为什么要把美国法律史介绍到中国?
2019/1/31 10:05:48 点击率[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律史学
    【出处】《美国法律史》第三次英文修订版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美国法律史;中国
    【全文】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一个迅速增长的经济和文化强国。我的著作能在中国出版发行,我感到非常高兴。
     
      这是一本讲述一个距离中国几千英里之外国家的法律史著作;我以为,如果能将它提供给中国读者,这会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一般意义上来说,法律学术已经变得更加全球化,以及更少的地区化。我在这里指的并不是所谓国际法,也不是所谓联合国或WTO等国际组织的法律 当然,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机构 。
     
      我所指的是,法律学者们正在睁开眼睛,更加关注其他国家正在发生的情况,包括其他国家法律制度的运作方式。例如,美国一些著名的法学院都开设了中国法律课程。在大约一代人之前,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我对法律学术方面的评论也适用于历史学术领域。在此,并非指的是传统的法律史学术——即一部文本和教义的历史,而指的是一部深刻的历史,其中展示出法律制度与他们所处社会的互动方式。这就是我在自己的书中的尝试。
     
      这本书描述了17世纪以来美国法律中的主要主题和事件。当然,中国的法律史要比美国法律史要悠长得多。但是,中国法律史研究也可以从一种法社会学的方法中受益,也就是从一种依据整个历史背景来看待中国法律史的方法中获益。
     
      正如我所描述的那样,我希望中国的法律史学家们能发现,不仅仅因为美国法律的历史有趣,也不仅仅是因为美国是一个大国、一个富国,也不仅仅因为美国与中国的关系意义重大,而是因为——美国也许是构建中国法社会史的一个范例。
     
      法社会史作为一个学术领域,近年来在许多国家都有了很大的发展。中国有着悠久而动荡的历史,它将为法社会学领域提供丰富的资源。在这方面已经出现了重要的征兆。
     
      正如我曾经说过的,法学已经变得更加全球化。在某种程度上,这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惊讶。法律有一个相当特殊的特点,使它区别于其他形式的知识和学习。这指的是,法律知识是带有领土边界的知识。
     
      但其他知识领域并没有界限,也没有管辖范围。这些知识领域本质上是国际性的。天体物理学和分子生物学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无论在北京和上海,还是在纽约或芝加哥。
     
      即使是有些社会科学,至少也声称是建立在独立于国家边界线的原则之上的。但法律知识则有所不同。
     
      如果你跨越阿根廷和乌拉圭之间的界限,你就会从一个法律体系转移到另一个法律体系,尽管这两个国家的语言和习俗实际上如出一辙。
     
      在拥有联邦制度的美国,当你从加利福尼亚州进入内华达州时,你进入的司法管辖区有着不同的刑法和不同的合同法、侵权法和家庭法规则。
     
      可以肯定的是,阿根廷和乌拉圭的法律体系有很强的相似之处;更有甚者,加州和内华达州的法律体系之间也有相似之处。但是一个律师不能认为,在内华达州和加利福尼亚,或者在阿根廷和乌拉圭,任何特定的规则、法规、理论或惯例都是一样的。
     
      这方面的法律知识使学术复杂化,并阻止它在其他领域的意义上具有全球性。
     
      显然,中国的法律史与美国的法律史有很大的不同,正如中国的政治和社会史与美国的政治和社会史有很大的不同一样。
     
      另一方面,有证据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法律体系之间的差别在变得越来越小。换句话说,它们正在走向趋同 converge 。为甚麽会如此这般呢?
     
      首先,这是因为现代科学技术缩小了距离的意义;这个世界已经变小了很多。19世纪,法国小说家儒勒·凡尔纳 Jules Verne 写了一本名为「八十天环游世界」 Wound the World in Eighty Days 的书。在那个时候,在八十天内环游世界是一项令人惊叹的壮举。今天,这个壮举可以在不到二十四小时内完成。这只是指身体上的旅行。信息和图像,以及想法、观点——可以传遍世界,这是只需要几秒钟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贸易和旅游业将世界各国联系在一起。数以百万计的人在其他国家度过他们的假期。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的大学、美国的大学、英国的大学里学习。许多来自这些国家的学生去访问中国并在中国读书。
     
      更根本的是,文化在许多方面也正在趋同。就像在东京和米兰一样,比萨饼、寿司和蓝色牛仔裤也同样出现在上海。西方博物馆在展示中国的艺术;韩国的钢琴家在演奏肖邦的音乐;首尔的年轻人在听摇滚乐,并把它们改编成自己的版本。
     
      此外,所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必须处理所有这些国家同样或类似的一系列问题。每个国家都必须提供有关空中交通管制的法律和规则;而且,在国际旅行的时代,这些规则必须或多或少地整齐划一。所有国家也必须处理知识产权、国际贸易、土地使用管制、健康和安全问题以及许多其他问题。
     
      当然,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各不相同,但每个国家都必须面对这些问题。
     
      此外,在我们这个时代,国家是相互依存的,文化是相互依存的;不再有任何幽闭王国 hermit kingdoms 。我们必须生活在一起;因此,我们必须相互学习。正是本着这种精神,在此,这本书供中国的法律公众分享。

    【作者简介】
    劳伦斯 M. 弗里德曼,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银河娱乐官网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